第三十九章 梦境很离奇 不知其中意 (1/3)

“风,你在哪?”

老远就听到有人在呼唤,可我却一点都动弹不得,我好像被封住了,周围全是冰柱,又像是冰雕,但这不是人工的,这全是真实的,就像我此刻这样,我被冰封了。

眼前的一切都是静止的,唯有那呼啸的寒风在不断游荡,它卷着残雪四处飞扬,把它的寒冷渗透到每个角落。

“风,你在哪?你在哪?”雨发了疯似的疯狂地找着,她恨不得凿冰三尺,甚至把地翻个底朝天,可茫茫大地,何时是个尽头?

她那声音在呼啸声中显得是那么的沧桑,凄惨,看得出她很是焦急,她的声音在寒风中一直颤抖。好想跟她打个招呼,可我却啥也表达不出来,我想挥起手臂,可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,想说句话,可话到了嗓口就是不出来。

“风,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……”

声音不断的在身边回荡,时而近些,时而又远些。我知道这或许是她在地毯式地搜寻这个风,不知道是不是在找我。

“风,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,不用怕,有我陪你,我给你讲月亮上吴木匠锯树的故事,我给你唱你爱听的《春天里》,我给你讲我们的回忆……”

不知道她讲的这些是什么意思,不太明白。

时间滴答地走着,走了很久,很久。

风还是一样千篇一律地带着寒冷呼啸着,很是刺耳。唯独她声音一直陪伴着,让我感到了色彩,感受到了温暖,让我不那么寂寞。

雨还是在发了疯地寻找,她不明白,为什么曾经和风那么强的心灵感应,现在一点都没有了,难道是他真把自己忘了,把自己抛弃了?

心痛,但她没有放弃,她相信可以找到属于她的风。

或许是她的执着感动了上苍,她的呼喊声就像寒风中的一把利剑在慢慢削去我身上的冰块,虽然是愚公移山,但确实冰块在减少。慢慢地我感受到了温度,她的呼唤又像是太阳给我的温暖,在她声音持续不断的渗透下,我身上的冰慢慢开始融化。

就在我身上的冰块在她愚公移山般持续呼喊中消散后,而她也找到了我。

“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雨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并激动地上前抱住了风,那种温暖顿时传遍全身,虽然她此时感觉风身上是冰冷的。

看她紧紧抱着我,很是奇怪,因为我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女孩,也无法和她交流。

“我是雨,我是你的雨,你最爱的雨。”雨哭着摇着风,她不敢相信,曾经那么爱自己的风竟然不认识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