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案子虽谢幕 仇还没结束 (1/3)

一个月后。

大难不死的我再次从鬼门关走了回来,估计是阎王爷看我不顺眼,烦的见我就是一脚,又把我踢了出去。

姚瑶看我终于可以康复出院很是开心,真的非常感谢她的悉心照顾,她说谢她就免了,说我的命第一要感谢那个好心人,其次小白。

姚瑶说她那晚去找我时,只见小白在楼下一个劲地狂叫,小白见到她时就用嘴去咬她的裤子,像是拖着她去哪。

姚瑶刚开始并不理解小白的意思,后来发现小白总是咬她的裤子,然后松开往前跑,发现姚瑶还立再那,小白又会是重复的动作,姚瑶也就突然的意识到不对劲,接着就跟着小白一路上狂奔,后来并发现我正在被医务人员抬上担架。

小白这也太神奇了,感觉姚瑶讲的太悬乎了,让人感觉很不科学,可她却说千真万确,说否则根本找不到我。

听姚瑶说我在昏迷中时贺春华又过来看了我,还跟我爸妈做了交流,说沟通还挺畅快。

很是奇怪,她到底想干嘛?真是阴魂不散。我忙问:“这次她没给钱啥的吧?”

“就带了点水果。”

“那就好,上次欠她的钱还没还呢。”说心里话很怕她过来或给钱啥的,会让我有喘不过气的压力。

“上次的钱你就别放心上了,她不是说不用你还了吗。”姚瑶道。

姚瑶这话让我很是生气,我让她以后坚决不要再跟贺春华联系了。姚瑶虽点头,但还有点不情愿一样,说贺总就是一片好心,对我们都挺好的。

真想告诉她出国那晚发生的事,但最后还是放弃了。我说你若再联系,我就不跟你交往了,最后迫于无奈,姚瑶很是肯定地点了头。

快出院时贾山明也过来看了我,我扭过头不想理他,但父母立马教育我必须要懂得做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