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工作有起色 爱情恐又失 (1/3)

我必须找任语梅理论去,感觉猛揍她一顿我都不能解气,她这样拆散别人,是要受到天谴的。

进小区远远看到她还站在楼下朝我这边看望,或许是在等我。

我气势汹汹地走到她面前,可看着她露出两个小老鼠牙朝我微笑,我硬是把怒火压了下去,嗔拳不打笑面。

我责问道:“你说的那个月牙挂饰是什么意思?”我不明白姚瑶为什么刚才是那样的反应。

她迟疑了下,笑道:“我骗她的,我就是想帮你气气她。”

她的话彻底得激怒了我,我吼道: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
书上说:当你怒气冲天时,一定要静下心思考三分钟,否则百分之九十都会后悔。

内心抓狂,这简直就是遇到了神经病,怎么认识这种人的!我嘀咕强忍着,气的全身一直在颤抖,但后面想骂她的话一句话都没有表达出来,我直接冲上了楼。

我闷着火,身如焚烧。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,而姚瑶的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。

晚上这对小情侣很是疯狂,估计是刚同居,深夜了,却还整这么大动静。真想去敲他们的门,可这样不就和任语梅一样了,破坏人家的好心情。

夜深,发春的猫也在楼下撕心裂肺地叫,感觉它好可怜,大家都睡了,它却还在孤苦伶仃地忍受某种煎熬。

何久,我才入梦乡,梦里却和姚瑶在一起。

一觉醒来,七点三刻,阳光透过玻璃窗早已经趴在了我的床上,可感觉不到一丝温暖。我焦急的第一时间拨打姚瑶的电话,还是关机。

我匆忙穿衣洗漱,欲狂奔去公司,走到门口却发现任语梅在,她老远就冲我笑,露着两颗老鼠牙说:“我就知道你会骑我车的。”

我白了她一眼,愤怒道:“你神经病吧!”接着我直往门口走去。

昨一肚子火经过一晚上的消化,浓缩成了精华,刚那句话已经完全能满足此刻我内心的表达,不是气消了,而是我感觉她真的就是一个神经病,没必须一般见识。

“我昨天是在救你,难道你看不出来昨天她在道德绑架你,在逼你妥协吗?

“你现在就这么妥协,以后你还有自由可言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