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刘斯陪拜访 我却起幻想 (1/3)

很快,节日就到了尾声,带着父母的愿望,我也迫不及待地返回了南京。

自从听父母分析后,我对姚瑶的人品更有信心了,她肯定是遇到了难处,绝不会无缘无故就这样狠心地走的。

有时焦虑难过了头还会想她说的跟老男人的那事,想着就更是难过,担心她又这样。往往这时就会钻牛角尖,因为当我理性时,可以肯定姚瑶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。

其实总和过去过不去,这是跟自己过不去,谁过去还没有个过去,放了过去才可以真正的过去。

这跟谁的过去没有关系,刘斯讲男人肚里要装得下宇宙,这是胸怀的问题。当你彻底去相信一个人时,那个过去的心魔也就彻底得被过去了。

所以我必须要找到她,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贺春华那了,姚瑶能在简历档案中找到我的地址,我也可以找到她的。不过刚问了之前的同事,贺春华那还没上班,还要再等些天。

春节刚回来,大家还沉浸在节日的喜悦中,也没有太多工作安排。他们有的去给客户拜年了,其实我也一直惦记着上次被吵到的爷爷,不知道他的身体情况如何。

很想去看看,想着我就把那爷爷的情况讲给曹谦听,曹谦说那爷爷是中风的风险,说一定要做好预防,天气凉,血管收缩,很危险。听的我更是惭愧,感觉都是我的大吼惊坏他的身体。

“那有什么办法吗?”我迫切地问。

“可以做些预防。”接着曹谦跟我讲了生活方面的好多注意事项,接着说要是条件允许,爷爷奶奶需要的话,也可以把我们产品的针对性详细地讲给他们听听,做些干预。

“可我担心讲不清。”我为难道。爷爷奶奶久病成医,自己医学方便又不太懂,那班门弄斧的不就是丢人和害人嘛。要是能讲,昨天回来我就想过去看望了。

“嗯,你还不专业,最好还是找个老员工陪你。”话毕看了下大家,贾佳,何慧,刘斯,郭乐美都还没出去。

不会安排刘斯吧?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有点惊喜,感觉刘斯春节后更让入着迷,小巧的让人窒息。

果真,曹谦问:“刘斯,工作安排好了吗?”

可听到主管这样问时,理性的我顿时对自己特失望,希望这不是真的。

刘斯道:“安排好了。”

此刻,理性的我又很是开心,可接着感性的我又感觉有点失落。

“本约好了的,但客户刚电话来说有事让我改天去。”刘斯又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