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光环未消散 被人打的惨 (1/3)

当你成为别人眼中钉肉中刺时,你的一言一行都会牵动着这些人的神经。特别是你获得点荣誉或出了风头,那更是如此。

下班,刚出公司大门不久,突然就有人搭在了我的肩上,很是热情,别人见了以为我们是朋友,可我并不认识他。

这套路描述的你也能猜到了,对,肯定还是虎彪那伙。这人夹着我的脖子,接着就把我往没人的地方带。

我能察觉到,这人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人,不过让我困惑的是,他们后面还有个我非常熟悉的身影,那就是任语梅,虽然她在他们后面有点距离,且好像发现我看到她后,又急急地离开了,但这让我很是费解。

我知道我又摊上事了。

果然在一无人的角落,两个壮汉分别拽着我的左右臂,一下子就把我按在了墙上,像被钉子钉在了墙上一样,动弹不得。

这让我想起在学校期间参加的业余生物组做的小白鼠实验,那时就是这样把小白鼠固定在支架上,感觉我此时的眼神就和那时的白鼠一样,惊恐,彷徨,不知道下一步将要面临着什么?

而小白鼠更惨,当我们拿着各种锋利的工具在它面前晃动时,相信那刻它早有了想死的心。

此时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,这不是别人,正是我时刻都在想找的那个寸发,方正脸的虎彪。

奇怪,他不是出国了吗?

“今天挺风光啊!”虎彪说着并得意地走了过来。

“那要谢谢你父亲的关照。”

“哈-哈-哈,你真逗,你认为他配做我父亲吗?”

听这话我就放心了,本我还想,要是董事长真是你爹,今天这事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,但不是,那不好意思,我定记录在仇恨本子上,后面跟你一起算。

“想啥,啊?”这虎彪见我没说话,伸出他的手臂,就用巴掌在我的脸颊上拍了几下,且越拍越起劲,“不是装傻了吗,你脑子还能挺清闲啊”

“你们是谁,为什么要绑着我?”我惊恐挣扎着大叫道。

“你不挺有能耐吗,不是一直想把我抓起来吗,怎么了,现在怕了?”说着突然面目狰狞地瞪着我,接着甩手就是一巴掌,这一巴掌感觉牙都能打碎了,顿时嘴角就流出了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