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场面大变样 校长急救场 (2/3)

“今天实在不好意思,本来是一场探讨生命意义的教育课,可最后却没想到搞成这样,实表歉意!”

“不行,我们不接受道歉,必须陪我们东西!”仝正广站起来大叫了起来,且还怂恿大家一起。顿时大家都被带动了大叫了起来:是的,必须要赔我们。

看着大屏幕的刘斯,突然转头看着我,道:“听说这个仝正广就是一个喜欢带头挑刺的祖宗,我是不是不应该砸他的?”

啥叫不该砸他,应该是都不能砸好不好!我差点就本能的说出了口,还好话到嘴边被大脑及时发现了有点不入耳,并又咽了下去。但她砸的也确实是没有水准了。

“嗯,最多只能挑几个软弱的女生砸砸。”我道。

“挑几个软柿子意思下?”刘斯看着我,貌似很认真且又像带着几份疑惑地问道。

“当然!”我很是肯定的回答,心忖你终于有所悟了,早跟我讲不就可以避免这尴尬了。

我本还是心疼她,才说了这些安慰她的话,可她倒好,却很是鄙视地看了我一眼,道:“失望,太高看你了!”

估计是我都说的女生,让她感觉歧视女生了。我又补道:“可以再加几个胆小怕事的男生,这种刺头的肯定不能碰的。”

本以为能挽回点分数,哪知刘斯更是摇头叹气道:“哎,懦夫,战争年代,典型的叛徒、卖国贼!”

我不服气道:“刚才保护你时,好歹我也有炸碉堡的勇气和精神,怎么能是卖国贼?”

“你那哪是炸碉堡炸敌人,你那是要炸同胞,炸祖国的花朵好不好?”

我去,好像真是。我无语的只能继续观看大屏幕,看校长如何收拾这个残局。

屏幕里,学生们很是激动,真是群起激愤。怎么感觉校长也不给力,镇不住场了,感觉越是救火,这火越是大呢?

我忙拉着刘斯,慌张道:“那个,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,反正课也讲完了。”这后面要是怪罪下来,那老脸真的是丢不起,责任也扛不起。

刘斯似笑非笑道:“算了,那你先回去吧,做事要有始有终,哪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呢。”

可是这剩下的就全是尴尬了,再说我们也帮不上忙了。心里虽这样抱怨,但我还是道:“还是听你的,那我陪你。”心忖:反正我是个打酱油的,有她在前面顶着。

“后面怎么办?”刘斯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