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夜幕血战(求月票,求追读) (1/3)

一辆小车从和平饭店里开了出去。

车上坐着的是最诱人的诱饵。

而紧跟在车后的,是骑着马的杨寿。

一把刀,四把枪,都挂在马背上,是随手可以触碰到的位置。

拍了拍马脖子,拥有着妖魔血统的骏马,敲了敲蹄子,然后跟上了小轿车。

车内,负责开车的酒保,还在对女人唠叨不停的说着话:“一会上了船,你就不要回头,船会先送你到岛国,老板已经联系好了那边的法力僧,他们会保护你,然后你再从岛国坐飞机转道去澳洲,到了那里你就可以安心生活,不必担心再受到打搅。”

女人出神的望着窗外,那些孤独闪烁的霓虹,似乎在夜色下,变成了一幕幕的碎片泡影。

杨寿纵马跟在后面,这匹有着妖魔血统的骏马,就像是影子一样,在黑暗里穿梭。

对于那些厉鬼而言,黑夜是他们的保护色,是他们恣意妄为的背景。

对于杨寿这个‘杀鬼王’而言,同样也是如此。

只有在夜色下,他才是最强的。

他可以恣意的放纵自己的杀意与狂躁,而不必像在白天时那样,努力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温和善良的人。

此刻他即将奔赴的是一个针对他的杀局、陷阱。

在杨寿看来,杀鬼王是知道这一点的。

但他依旧义无反顾的一脚踏进来,恰恰是因为他心中的痛苦无法放过他自己。

十年前的差一步,让妻子惨死。

哪怕他屠尽了万鬼窟,也无济于事。

如今他再选一次,便宁愿死,也不愿差这一步。

孤独的车,在夜幕笼罩中,安静的行驶。

闪烁的灯牌,如果不是为了取悦鬼怪,那么大概就只是为深夜未归的人,提供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安全感。

突然,一阵电火花闪过。

一块大大的灯牌从两侧纵横交织的楼宇间坠落下来。

仿佛收紧了的瓶口,四周的建筑都变得格外的扭曲。

嘭!

小车被灯牌砸中,顷刻便冒气了火花。

然而车内却早已空无一人。

暗夜之下,一道道鬼影纵身跃动。

他们追逐着气味,纷纷闻风而动。

很快,就在街角一端的巷子里,女人和酒保被围堵。

酒保从怀里掏出一根火柴,然后嗤啦点燃。